跳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苹果的中国式尴尬

发布时间:2021-01-19 20:17:02 阅读: 来源:跳线机厂家

2月15日,苹果公司正式发布了2011年度的“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在报告中,苹果公司强调他们要求供应商必须遵循苹果供应商行为准则,并在供应商中推行最高标准的社会责任。报告中苹果公司将虐待、童工、非法用工、伪造审核材料、危害工人、恐吓报复参与审核的工人以及明显危害环境的行为定义为严重违规。严重违规一经发现,供应商必须立刻纠正,保证其工人的健康、安全及人权。苹果公司会持续跟踪供应商的改正和预防措施。

在 2010 年苹果公司审核了 127 家供应商,发现其中37家厂商存在严重违规行为,远多于2009年的17家。其中8 家工厂过度收取工人的用工费,被认定为非法用工; 10 家工厂使用童工; 2 企危害工人的事件; 4 家工厂伪造记录; 1 企行贿审核员事件; 1 企教唆工人如何回答审核员问题的事件。这份25页的报告详细披露了2010年苹果对富士康自杀事件的调查过程。针对前段时间的环保组织质疑的苏州联建科技工人中毒事件,苹果也给出正面回应,认定联建在生产中存在严重违规。

这已经不是苹果第一次发布“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但在中国引起轩然大波却是第一次。报告中,苹果公开向外界证实其在华供应商联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的137名工人“因暴露于正己烷环境,健康遭受不利影响”,苹果的“招供”引起中国媒体的高度关注,不少报道将之视为苹果的一件特大丑闻,在互联网上,“毒苹果”、“苹果神话落幕”、“血汗工厂”之类的词汇被广泛使用,而联建科的中毒工人也被称之为“苹果员工”。

苹果公司或许没有预料到一份每年例常的“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会在中国引起如此之大的负面反响。因为在事实上,“丑闻”所涉及的联建科的中毒工人并非苹果员工,联建科只是苹果的一个普通供应商而已,而且联建科也不止为苹果一家公司供货,位于苏州工业园区的联建公司是台商独资企业,于1999年12月建厂,据资料显示,该公司生产的移动电话用液晶显示器占世界销售量的5%,预计3年内将达到20%。它除了产新型平板显示器之外,还生产五金配件。

联建科员工的中毒是因为它一个车间的员工在2008年10月至2009年7月,开始被指令使用更危险的“正己烷”替代酒精等清洗剂进行擦拭显示屏作业。正己烷比酒精价钱更便宜,而且效果擦拭显示屏更好,但对人体有危害性。

苹果与中毒事件的直接关系是,较之多数购买商,它对产品质量要求更高,对供货商的要求也更严格。其订购的手机显示屏稍有瑕疵既无法通过验收,而这将导致相关生产负责人的业绩和供货商的利润受到影响,因此,为了降低次品率,联建科的一个生产车间使用了正己烷替代酒精。联建科现有员工1.6万余人,使用正己烷的是该公司的模组五课,在发现部分员工出现头晕、手脚麻木等正己烷中毒症状之后,联建科对事件进行了处理,部分中毒员工获得7—14万元不等的补偿金,驻场最高主管也因此被离职。苏州工业园区有关部门事后对联建科实施了行政处罚。

需要指出的是,按一般中国人的观念,生产商的员工中毒跟购买者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比如,中国的电力市场基本上被几大国有电力公司垄断,它们也是中国煤炭企业的超大客户,但从来没听说哪个电力公司主动站出来为国内频发的矿难事故负责。从这个角度讲,苹果能够公开为供应商肩负起部分社会责任已是难能可贵。而且从报告内容可以看出,苹果对供应商社会责任的强调并非简单的走过场,比如,报告除了提到联建科事件之外还披露,苹果公司要求供应商退还了自2008年以来过度收取的用工费总计 340 万美元,并与严重违规的 3 家供应商中断了合作关系。在去年富士康跳楼事件之后,苹果更是慷慨让利,为富士康代工的苹果产品在原定代工费基础上增加2%的补贴,以支持富士康给工人涨薪,而富士康为苹果的IPHONE代工,其毛利总共也就2%~4%。

在本土企业还没完全认可和践行企业社会责任观念的时候,苹果近年来的的“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由于较多的牵涉到中国,而使国人接触到一个新的概念:企业供应链社会责任。从传统意义上讲,消费者、法律和政府是影响企业行为的最重要因素,但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速,跨国公司在全球供应链上确立了强势地位,它们为上游产业提供了大量购买机会,同时也拥有了影响企业的巨大话语权,因此,按企业公民理论他们必须承担更多的责任。而西方公众对供应链社会责任的重视则始于1996年的沃尔玛“血汗工厂”事件,当时,沃尔玛等供应链上的强权企业利用自身地位刻意压低进货价格,最终的结果却是导致一线工人被血汗盘剥。真相被披露后,消费者开始对卷入“血汗工厂”丑闻的跨国公司产品发起声势浩大的罢买和抵制活动,对其声誉和利润均造成巨大损失。从此,很多跨国公司开始高度重视供应链社会责任。

尽管企业的存在是以逐利为目的,但与企业社会责任一样,企业贯彻供应链社会责任并不会损害企业的核心利益,从宏观上它们甚至是一致的。企业为供应商提供了购买机会,但同时供应商的健康成长也关系到企业生存,两者是共生关系。在三鹿奶粉事件中,供应链末端的奶农被厂家压榨到无利可图,只能被迫给牛奶里“加料”,最终的结果是三鹿巨人的轰然倒塌。从这个角度讲,中国企业,尤其是处于垄断地位的国企,更应该以苹果公司为榜样,勇于承担起自身的供应链社会责任。

苹果的灵魂人物,目前身患绝症被媒体预测不过数周寿命的乔布斯曾对公司提出要求:“你要教育你自己,我们是这个星球上比其他的公司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做得都要多都要好”,因此,苹果公司发布了专门的调查报告,践行比一般企业社会责任要求更严苛的供应链社会责任。但在中国,这份报告却被舆论看做一份自供状,一颗引发企业丑闻的重磅炸弹,其结果颇为尴尬。这当中有些是出于误读,比如少数不求甚解的媒体就直接把联建科的员工认作了苹果“员工”,有的则是出于一些莫名其妙的心态,他们或指责苹果做的还不够,还应该做的更多;或者干脆只是想教训读者:看,你们崇拜的完美无缺的苹果也有这种烂事。

苹果当然并非完美无缺,它商标上那个被咬掉一口的苹果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坊间传说是乔布斯为了向图灵致敬所为,当年,深陷同性性丑闻的图灵正是咬了一口毒液浸泡的苹果自尽,但这个“毒苹果”与中国媒体眼中的“毒苹果”完全是两码事。一些媒体在因为供应商问题而喊出“毒苹果”的时候,它们似乎忘了,真正应为中毒工人负起主要责任的,是苏州那家台湾厂商和当地政府管理部门。与苹果直面供应链上存在的污染、童工等问题相比,中国国内的相关代工工厂及地方管理部门应该汗颜,它们对此负有直接责任,但被媒体骂的和公开站出来承担责任的却是万里之外的洋企业。

在中国主动肩负起更高层次的企业道德责任,却成为舆论围剿的对象,苹果的尴尬遭遇颇像几年前发生在南京的彭宇事件。当时,南京青年彭宇做好事帮助了一位受伤的徐老太,结果却因此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此事对当代中国人的道德信念造成不小的冲击,

其后,在很多城市都发生过老人跌倒无人敢于出手相助的悲剧事件。而这次苹果因为高调宣示供应链社会责任而引发的负面效果,或许也会影响到其他跨国公司未来在中国践行供应链社会责任的态度与力度。

跨国公司们或许确实有原罪,它们为中国带来的不全是好处,“血汗工厂”的存在也并非全是传闻。但不能否认的是,与中国工人目前普遍的权利现状相比较,跨国公司的进入是从整体上改善了本土工人的人权状况。基于供应链社会责任,2000年以来,跨国公司提出的“验厂”概念已基本在中国出口企业中普及,要获得订单,必须接受跨国公司和中介机构人权验厂,看是否存在严重剥削,跨国公司在中国更积极地推行社会责任标准(SA80000),在童工、强迫性劳工、工人的健康与安全、工人组织工会的自由与集体谈判的权利、工作时间等方面对供应商提出更严格的要求,算是帮了中国劳动保障部门和工会的忙。对舆论来说,与其谴责没有完美尽责的苹果们,不如去关注那部分连基本社会责任都没有尽到的垄断国企,黑心私企,与它们相比,苹果公司的所作所为简直堪称榜样。

最后需要作为题外话一提的是:事物一般都有正反两个方面,所谓供应链社会责任也不例外。从道德上来说,苹果在中国推行供应链社会责任是一件好事,但由于实际操作中跨国公司对中国企业的劳动者劳动环境和生存权利提出了更高的标准与要求,使企业的生产成本上升,国际竞争力下降,在客观上也起到了类似贸易壁垒的效果(“蓝色壁垒”),当然也增加了地方上的管理难度,更影响到GDP数字与官员执政成绩。这大概也是苹果等跨国公司在中国高调宣扬供应链社会责任时不受欢迎的的原因之一。

按反对者的说法,以供应链社会责任构建的“新贸易壁垒”形式更隐蔽性、更具有欺骗性--这当然有些阴谋论的味道,但事实却也不容忽视。据学者估算,如严格按跨国公司制定的验厂标准,某些劳动密集型生产商的平均人力成本会上升50%-100%,生产成本的上升对发展中国家企业的打击将是灾难性的,要权利还是要工作机会,并不是个伪问题。至于如何应对,是顺势而为,还是积极防御,则需要中国政府的大智慧。

上古封神手游下载

原始人也疯狂正式版

998彩票

王者风暴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