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野村证券中国迷途

发布时间:2021-10-20 19:23:11 阅读: 来源:跳线机厂家

野村证券中国迷途

野村证券中国迷途 更新时间:2010-11-21 9:46:56   11月11日,孙明春正式离开野村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一职,赴任日本大和证券。彼时收购时为了雷曼员工而推迟发放的保证金解禁之后,一些原雷曼员工也纷纷离职。

野村证券依然还在消化两年前对雷曼兄弟亚欧业务的并购,但他的中国业务却已经远远落后于他的全球同行——高盛、瑞银、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纷纷以合资方式陆续争夺中国市场。

三种文化碰撞

通过对雷曼的收购,野村几乎用最短的路径完成了从一个日本证券公司到国际投行的蜕变。《机构投资者》2010年的一个全球综合的研究能力的排行榜上,野村的排名从2008年的第13名,上升到2009年的第9名,在2010年又跃到了第4名。但他的中国业务却如迷失一般。

据接近野村的人士透露,野村的中国研究团队中,除了孙明春,近几个月前前后后还走了大约三分之一的员工,其他部门也陆续有离职人员。

野村证券10月底宣布,任命吴海锋先生为中国区股票研究主管,以进一步加强野村在中国这一主要市场的实力。吴海锋先生将带领中国研究团队完成相关研究报告及中国市场策略。他主要向野村中国区股票业务主管何华博士、亚洲股票研究部主管StewartCallaghan汇报。

野村相关公关负责人回应本报:“保证金解禁是大半年前的事而不是最近。所有行业和公司都存在人员流动,这是双向选择的结果,属于正常现象。野村的员工流动率小于市场平均值,已经比较稳定。”

该人士表示,野村亚洲除日本外的投行部从2010年财年 起到现在,大约新招50多位优秀的投行家加入,说明公司仍然受到业界精英的认可,而他们大多也是来自别的投行,也说明了人员流动是行业常态。

在以欧美文化为源头的投行世界里,保守、传统、以忠诚度衡量员工的日本券商,如何与激进、冒险、以激励刺激员工的美国投行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下进行顺利融合?三种企业文化碰撞下将结出什么样的果实?市场至今没有答案。

一种普遍看空野村在中国发展的观点认为,日本企业在有关键技术的前提下都会在中国发展得很好,比如松下、索尼等等,但是像投行这种没有核心技术,有的甚至还需要靠人际关系的企业,在中国的优势可能不及中资券商和欧美券商。

“日本企业不够本地化,太注重过程,每一个过程都需要合情合理而且要求规范,严谨但效率低。但中国人注重结果,很多过程都可以忽略,只要事情做成了就行。”另一家日资券商在中国的研究负责人告诉本报,他招聘一位助理也需要到总部层层报批。

“中国企业如果是去香港、新加坡或者欧美上市,一般会选择欧美券商主承销,日本券商能在其中有分销业务已经很不错了,除非是去日本上市,但日本交易所目前对中国企业的吸引力并不大。”原野村证券员工、现在中资机构做投资人士坦言。

而野村,市场上至今尚未有哪怕是合资券商的传闻。

曾经帮助过大和证券在国内寻找合资伙伴的一位日本投行界人士这样分析:“我相信野村非常希望在中国扩展,但中日企业之间的沟通还是有一些障碍在,互相不信任的因素很多。我此前谈过的一些国内证券企业都并不是很希望和日本证券公司合资,如果能选欧美的,尽量选择欧美的合作。”

至于离职,当事人一位原野村员工表示,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对野村在中国发展的前景不看好,也有对野村公司内部晋升可能性的悲观,还有就是向这些离职员工伸橄榄枝的在平台和待遇上都比野村更好,“尤其是薪水”。

“晋升通道,对于外国人来说,能当到科长已经很不错了,要当部长和社长基本上机会很少,无论干多少年。日本企业里非常论资排辈。”上述在野村东京研究总部有数年工作经验并到了科长级别的中国人最终还是选择回来北京的中资机构发展,一位前野村员工表示,多数“外国人”干几年就会出来。

“缺位”中国

早在1982年,野村作为海外投行中率先涉足中国的一家,在北京设立了代表处,为中国在海外发行了第一笔国债。但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受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影响,野村开始压缩与中国关联的业务,把先机让给了欧美投行。两年多前,野村凭着雷曼业务的积累卷土重来,但和其他几家投行相比,在中国市场上,多少有些“缺位”不进则退。

孙明春曾经所在的野村证券中国研究团队刚刚在权威杂志 《机构投资者》首次设立的全中国研究团队评比中名列榜首。

一位上世纪90年代在野村东京总部研究团队工作的人士告诉本报:“野村的研究风格非常仔细,计算每一项目都尽力不产生差错,尤其是量化和数据方面。”

这或许是野村2010年在中国最值得骄傲的一个团队,尽管它并不直接产生很多利润。而那些直接产生利润的业务,野村在以中国为主、亚洲除日本以外其他地区的业务份额 却也在不同程度的下降。

根据Dealogic数据,野村在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地区,在股权资本市场、债务资本市场和并购市场,2010年比2009年排名和市场份额分别有所下降和萎缩,后两者甚至远远落后于收购之前的雷曼。

股权资本市场中,截至2010年11月10日的第四季度,仅完成一单价值4100万美元的交易,排名为第73名,市场份额为0.1%;2010年前三季度,其股权资本市场排名分别为第34、116和19名,市场份额分别为0.8%、0.1%和1.2%。

在中国,没有自己的合资券商让野村在股权资本市场上的竞争力相比于中资券商和合资券商而言,大大削弱。

那些不是国际投行第一梯队的瑞信和德意志银行、野村在日本国内的竞争对手大和证券也都在中国国内拥有了自己的合资券商,从而能在中国股权资本市场迅速扩容的过程中分得一杯羹。

在债务资本市场中,2010年前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截至11月10日,野村在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地区排名分别为第76、63、140、100名,而并购之前的2008年前三季度,雷曼在除日本以外亚洲地区债务资本市场排名分别为第21、35和36名。

当然,野村从未放弃过在中国的业务扩张,5月份其宣布任命何华博士为中国区股票业务主管,以继续增强野村在中国这一主要市场的参与度。

在并购市场中,2010年前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截至11月10日野村排名为第15、26、19、45名,这一市场野村在2009年取得了骄人成绩,四个季度排名分别为第4、7、28和7;但在并购之前,雷曼在2008年前三季度的排名分别为第1、8、2名。

高盛和瑞银在中国还拥有经纪牌照,而经纪业务则是野村在日本非常擅长和做得最大的一块业务,在中国他却没有牌照。

根据Dealogic的最新排名,今年前9个月,中国内地投资银行收入共计达到35亿美元,成为亚洲最赚钱的市场。在承销费赚钱最多的前10家投行中的3家外资投行中,野村也榜上无名。

输送带计量器

减速机哪家好

工业装备吊点

穴位贴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