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XP退役国产操作系统何觅

发布时间:2021-01-20 18:19:51 阅读: 来源:跳线机厂家

XP退休,两亿用户中六成选择坚守。

用户习惯国外操作系统

“快钱”之下国产系统研发滞后

2014年4月8日,美国微软公司的“XP”操作系统退役,一石激起千层浪,各种论调由此而生。有人说微软罔顾商业道德,甚至要去起诉微软;有人看中商机,称价值数十亿的计算机安全服务市场由此而生;有人将之提升到了国家安全的高度……

但是在这些纷纷攘攘的争论背后,在国产北斗星定位系统已经可以替代美国GPS的当下,却有一个不得不追问的问题,国产的操作系统在哪?

文/本报记者李钢

实习生陈海欣

与XP宣布退役引发的喧嚣相比,除了业内人士之外,却很少有人注意到这样一个消息:2014年2月10日,中科红旗软件公司贴出了清算公告。

中科红旗

微软挑战者倒下

中科红旗,是一间什么公司? Windows操作系统的普通用户对此很陌生。

经过14年的经营,中科红旗已经是国内最为知名的国产操作系统厂商,其推出的红旗Linux操作系统有着较高的声誉和成功的市场应用。在其创建之初,就被寄予了“挑战微软”的重任。

可是,中科红旗却从2013年4月起,遇到了资金链断裂的问题,并最终导致了停业清算。在该公司网站的介绍中,记者发现,中科红旗称自己发展稳健,而且“实现了业务收入快速增长和盈利目标”。在清算公告中,仅仅是简单地指出公司“经营发生严重困难”。

记者辗转联系上了中科红旗清算组组长腾先生,但是他却并不愿意多谈中科红旗的事情。他告诉记者:“现在正在走国家相关程序,一切顺利,员工都很配合,清算情况在网上都有。”对于中科红旗的倒下,他则觉得走到现在确实让人惋惜。

中科红旗的案例,或许只能归结于自主操作系统开发道路上的一个“意外”。也有人认为,中科红旗还是一种保护下的企业,市场竞争能力不强,关键还是在产品上。

国产系统普及

还需五到十年

“XP”操作系统,曾经是桌面操作系统的霸主,而进入移动互联时代之后,苹果和安卓系统又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山河。

面对国外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能否拥有自主操作系统?

飞象网CEO项立刚就曾经表示:“无论从经济、安全、政治等哪个角度,国产操作系统都必须要搞,不搞的国家,一是没实力,二是没远见。”

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计算机专家倪光南认为,关键是促使用户相信中国有提供替代操作系统的能力,他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单位加入到国产操作系统发展及生态系统形成的工作中。

但是在实际上,中国的一些软件企业,已经有了自己的操作系统产品,只是在市场、应用和开发等诸多方面,还远不能达到和微软抗衡或者取而代之的地步。

另一家国内知名的软件企业中标软件,为原中科红旗的用户提供了免费的技术支持。

中标软件广州事业部的负责人李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中标软件曾在大半年前开始和中科红旗洽谈并购,但是在中科红旗清算之后,中标软件却未必会愿意接手了。

“因为我们在产品服务替代能力上都跟中科红旗不相上下,现在接受中科红旗的可能性不大。”他介绍说。

那么,中标软件是否能够成为挑战微软的另一家中国软件企业?从其客户案例中记者发现,目前使用中标软件的多为政府部门、企业等,而不像Windows那样,为广大普通用户所使用。

对于这一点,李滨则表示,“现在这个系统存在很多需要完善的驱动,普通用户用起来不方便,导致大家就懒得去用。只要后期慢慢完善了,普通用户也会慢慢开始用起来的。”

李滨认为,取代微软的市场地位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首先我们有信心取代,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也在完善Linux的驱动,让普通用户普遍用上Linux系统可能还需要五到十年。”

从国家层面而言,其实一直在鼓励和支持着国产基础软件的开发。

2006年1月,国家召开了全国科技大会,随后国务院发布了《国家中长期科学与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年-2020年)》,将“核高基”(全称是“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其中,所谓的基础软件,是对操作系统、数据库和中间件的统称)重大专项列入其中。这一专项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改变“长期以来,操作系统为国外厂商所控制的状况”。

只是,从专项实施以来,也是问题不断。其间,有一款操作系统被开发方宣布“国产”,并获得巨额资金扶持,然而这款操作系统的内核竟然与FreeBSD的源代码相似度高达60%,成为大众讨伐的对象。

也因此,有人提出,“核高基”还需要继续下去吗?

操作系统自主

吃力不讨好见效慢?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中国的国产操作系统还不能达到与美国软件巨头们抗衡的能力?

IT评论人姜伯静称,在现有的氛围之下,自主操作系统难有作为。他认为,从现实来看,各方经济利益的掣肘,体制的束缚,使得研发创新难以奏效。此外,当下的互联网大鳄们习惯于挣“快钱”,对于操作系统这样吃力不讨好而且见效慢的事情,没有人感兴趣。

姜伯静告诉本报记者,根据他和国内不少开源系统企业的接触,察觉出了不少问题:

第一,需要坚持下去的精神。很多企业和个人,最初凭一腔热血干事业,但难以坚持。

第二,需要持续不断的资金输血。系统开发的投入、推广需要大量的资金,但对于这种暂时费力不讨好的研发来说,资金是个大问题。

第三,需要国家政策的真正支持。核高基项目奖励政策,已经被证明收效不大。与其国家给钱,不如呼吁国家给一小部分市场。

第四,需要教育部门的普及。姜伯静几年前就提过,各级学校的计算机教材中要是多教授一些微软系统之外的开源系统知识,那会有助于开源系统的推广。

第五,需要收编零散人才,把游击队作战方式变为集团军作战方式。

第六,自主操作系统的企业需要迎合消费者的使用习惯。

“使用习惯是个大问题,你既然无法改变,就得暂时迎合。有些企业的系统,下载后连安装都成问题,又怎么能够被市场所接受?有些人提出政府采购应该倾向国产操作系统,但是如果易用性都成问题,又怎么能够要求政府的工作人员去使用?”姜伯静说。

胡莱三国2安卓版

熹妃传最新版

枪林弹雨游戏手机版

你好三国